來自抗疫一線的記錄丨進駐隔離病區的前夜

2020年02月23日 12:32:00來源:國家民委

  □ 胡雅(湖北民族大學附屬民大醫院護士)

  2020年2月11日 星期二 晴

   2月10日,是我人生近27年來最特殊的一天。當晚,我接到護士長打來的電話:“雅雅,經過慎重綜合考慮,護理部決定由你去支援隔離病區,明天報到。”停頓了一下,她又叮囑我:“保護好自己!”

  接到這個電話,我沒有感到意外,反而覺得慶幸。早在我們醫院組建第一批支援武漢醫療隊時,我就想要報名,但父母考慮到我的健康安全,反對我報名參加。為此,我還和家里鬧了一些矛盾。我理解父母,畢竟他們年紀大了,身體不好,又只有我這么一個孩子,擔心是必然的。

  除夕當天,我上的是白班,整整12個小時。早上7點多出門,回到家已經夜深。父親躲進臥室,大概是怕我再次提出要去一線的想法。

  一天,護士長在微信工作群問:“如果還要我們科室支援,你們誰愿意去?”護士長說的是進駐我們醫院的隔離病區,我報了名。我知道,同事們在前線戰斗很久了,都累了,而現在卻是最關鍵的時候,必須要有人上!

  不管在哪個崗位,我們都在貢獻自己的力量,區別只是工作內容不同罷了!就拿我們重癥醫學科來說,要承擔全院危重病人的搶救護理工作,人手本身就不足,前去支援的醫生護士已多達9人,占了全科人員的1/3。第一次支援武漢金銀潭醫院的,是譚曉、周玲;第二次,首批進駐我們醫院隔離病區的,是李明春、謝丹鳳、楊鑫;第三次,增援我們醫院隔離病區的,是吳勝福、魏巍。

  留守科室的,有憋尿到出血的護士長和甜甜,有大病初愈體重剛過40公斤的小敏,有才出哺乳期的琪琪、大敏、小彭彭,有還在休產假期間就幾次請纓的大彭彭……細細數來,大家都默默地承受著壓力,只為抗疫一線的兄弟姐妹能更安心地工作。

  這次進駐我們醫院隔離病區,我已經做好充足的心理準備,但也一直擔心父母。接完護士長電話后,我仔細想了又想:我要是不辭而別他們肯定會更擔心,與其讓他們瞎想,不如坦白。“爸、媽,明天我要去隔離病區。”“隔離病區”幾個字我說得很含糊,爸爸連著問了三遍:“哪里?哪里?哪里?”看著他們的眼睛,我又說了一遍:“去隔離病區。”我看到媽媽的眼睛一瞬間就紅了,而爸爸卻沉默下來。

  我笑著安慰他們:“沒事兒的,我們科室那么多人在那邊,沒問題的!”“那你要照顧好自己,做好防護!”爸爸沉默了很久,緩慢而堅定地說。

  清晨,天剛微亮,幾縷陽光就迫不及待地想鉆出黑幕,這是一個好天氣。我喜歡冬日暖陽,希望等到冬日過去、春暖花開時,我們都能沐浴在陽光下,不用戴口罩,見面笑著打招呼,在花海里相互擁抱……

  來源:中國民族報

  監制/孫雅莉統籌/王珍制作/彭鳳平

[責任編輯:劉川]

相關內容

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 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

關于我們|本網動態|轉載申請|聯系我們|版權聲明|法律顧問|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86-10-53610172

全球股票指数